联系我们

Geega关注丨实现“双碳”目标,市场机制建立是关键

2022-05-18 15:15:03

从左到右依次为:新华社主持人李丹、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副司长赵鹏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春丽。

导言:

5月16日,在新华网产业协作交流平台《双碳来了》首期节目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中国碳中和50人论坛联席主席、清华大学中国现代国有企业研究院院长白重恩,与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副司长赵鹏高,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春丽展开对话,聚焦“双碳”战略背景下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可持续增长路径。

三位嘉宾精彩观点:

白重恩,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中国碳中和50人论坛联席主席、清华大学中国现代国有企业研究院院长

实现“双碳”目标面临着挑战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距离,未来有比较大的潜力实现经济的中高速增长,但在这一过程中对能源的需求也会增长。

我国目前的能源结构高度依赖化石能源,这给“双碳”目标的实现带来更大挑战。

我国提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要在碳达峰后30年内完成碳中和的任务,这也意味着时间上的压力。

实现“双碳”目标带来的机遇

首先,给我国一些产业“弯道超车”的机会。例如汽车产业,我国在传统汽车的某些技术上和最先进的国家存在一定差距,但在电动汽车的技术和政策支持方面存在有利的条件,带来较强的国际竞争力。新能源尤其是光伏,中国企业在很多方面包括技术水平等都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其次,“双碳”目标推进过程能够有效促进“以低碳促改革”。诸如电力市场,低碳的压力可以推动解决一些过去难以推动、根深蒂固的问题,实现产业的真正变革。

最后,双碳目标的实现有助于保障我国的能源安全,降低我国对于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从而保障经济安全乃至国家安全。

市场机制建立是关键

气候变化是需要全球共同应对的一个重大问题,每个国家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并建立起全球协调机制。

国家要有相关的政策引导企业和消费者进行绿色生产和消费,让企业有更强的动力投入新技术开发和采用,让消费者更愿意选择绿色产品,关键是要有好的引导体系。

引导体系包括定量限制碳排放与价格机制引导,其中价格机制的引导非常重要。去年经济形势要求用电量的增速比GDP增速要快,定量管理无法适应这样的发展需要,引入价格机制例如碳税等,既能让企业生产具有灵活性,经济增长潜力有效发挥,同时还能刺激企业减排。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把价格体系建立起来,实现全覆盖。价格体系建立需要考虑碳税、碳排放权交易、绿证交易等各种因素,是一个复杂和长期的过程,需要统筹考虑。正因为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更要早开始早加速。

赵鹏高,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副司长

稳妥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

工作意义重大

实现“双碳”目标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将创造出广阔的市场和商业机会,为我国高质量发展提供澎湃的绿色新动能。

实现“双碳”目标是破解资源环境约束的有力举措,将为我国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保障。

实现“双碳”目标是全体人民共同使命,将为建设清洁美丽世界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

推进“双碳”工作有三个着力点

一是能源的绿色低碳转型。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推动新旧能源有序替代,牢牢守住国家能源安全这个底线。要把促进新能源和清洁能源发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规划建设大型风电光伏基地,构建新能源供给消纳体系。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二是产业优化升级。既要着力做大增量,大力发展高附加值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又要持续优化存量,下大气力推动传统产业节能降碳改造,加快推进工业领域低碳工艺革新和数字化转型。

三是低碳科技革命。聚焦低碳零碳负碳技术,采取“揭榜挂帅”机制,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开展技术攻关。对于先进成熟的绿色低碳技术,加大推广应用力度。加强创新能力建设和人才培养。除此之外,要实现“双碳”目标还需要在建筑、交通、增加碳汇、绿色生活方式等很多方面持续不断努力。

郭春丽,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所长

“双碳”工作转化为中国经济高质量

可持续增长的五大路径

一是经济增长实现动力再造。我们国家有强大的国内市场和完备的产业体系,为绿色低碳技术创造应用以及迭代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一方面我们清洁和零碳、负碳、降碳技术有望重塑我国参与国际竞争新动能和新优势。另一方面,加快实现“双碳”目标能够使我国大踏步赶上以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和绿色化为方向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高潮,为我国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提供新的有力支撑。

二是产业结构要在多目标协同中转型升级。在减污降碳过程中要统筹好经济增长、产业安全等多个目标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做好产业的加法和减法,以制造业为重点,以产业园区为载体,推动我们的产业结构从高碳物质消耗型转向低碳节能型,要稳妥降低高碳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

三是需求结构应该在低碳发展中优化调整。经济增长从原来依靠出口投资到现在主要依靠消费,要顺应需求结构尤其是消费结构不断升级的规律和趋势,推动需求结构向低碳消费为主导、低碳投资为基础、低碳贸易为支撑调整。

四是区域经济在深度调整中重塑格局。区域经济应该按照全国统筹、分区施策、梯次有序形成减排和达峰,在这个过程中调整优化生产力布局和区域经济格局。

五是生活方式在低碳转型中改善提质。统筹处理好降碳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关系。按照能源结构清洁化、生活方式电气化、消费模式低碳化的思路,通过文化理念的引导、技术进步的支持、商品结构的适配和调整,包括典型示范的带动,推进生活水平改善提升与碳减排目标同步实现,两者有机结合。

本文转载自:国际能源研究中心、泛能源大数据与战略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