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Geega关注丨数字化转型的堵点、锚点与终点

2022-09-22 10:33:49

前言:当前,我国经济承受着下行周期的压力,广大工业企业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很多企业纷纷降低了预期与收益,准备采取各种手段度过“寒冬”。

 

在这样一个时代变局面前,对广大工业企业来说,需要找到一条企业发展的最佳路径,无疑,开展企业间、企业内的数字化转型,是一条提质降本增效的价值路径,我们需要积极探讨企业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获得内力提升,从而能够更好的发展。

 

基于此,我把整个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总结为堵点、锚点和终点,我们需要面对数字化转型的堵点,找到数字化转型的锚点,跨越数字化转型,走向全面智能化!

 

堵点:复杂问题的产生

当前,工业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其具体原因可以简单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1、国内外环境形势复杂带来的挑战:

 

当前,国际形势复杂,我国在各领域的发展遇到了诸多挑战,如在科技领域的芯片供给不足的问题,导致我国诸多科技领域的断崖式停滞,“缺芯少魂”问题日益严重;如很多产业的供应链也遇到了被强行阻断、控制等,国外供应链阻断、国内供应链尚未建立完善等问题亟待解决。

 

2、市场需求多变带来的挑战:

 

针对市场方面,如何面对持续变化的市场是每个工业企业必须考虑的问题,客户需求不断变化、市场行情不断波动、原材料价格上涨等都是挑战,此外,企业内各组织单元如何敏捷、快速、有效的满足市场的需求,高效的完成客户订单,包括计划的准确性、生产的高效性、产品的高质量等,都是摆在工业企业面前的困难和挑战。

 

3、单一系统走向复杂系统带来的挑战:

 

随着早期开展两化融合的开展和深入,企业为了解决内部生产效率、计划订单等问题,开始不断地建设很多的软件系统,纷纷构建了ERP、MES、WMS等各类工业软件,应用场景也从简单的车间自动化到企业数字化,再到产业链协同。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单一系统走向复杂系统的过程,随着复杂系统的产生,整个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挑战也会不断提升和放大。

 

基于以上的原因,导致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有诸多的挑战,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1、业务决策难

 

对企业管理者来说,很大的一个痛点是不能精准掌握工厂情况,难做出科学决策,很多的企业管理者做一些决策和判断都是凭经验和感觉,缺少具体的、实时的数据支撑,如果可以做到工厂的可视化,精准掌握工厂数据,就会对一些决策起到非常重要的帮助。

 

2、数据孤岛众多

 

企业内存在个各种各样的“杂牌军式”的系统,这些系统的数据不统一、业务逻辑不一致,各业务板块融合困难,多源异构、孤岛式系统严重,导致很难开展基于数据的数字化业务应用。

 

3、数据利用率低

 

企业的各种系统经过前期多年的运转,必然产生大量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没有很好地利用,都是一些“僵尸”数据、“假”数据、“死”数据,数据作为未来企业重要资产,如何在企业历史数据中,消除“数据雾霾”,挖掘数据新价值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挑战。

 

4、IT成本高

 

前期,企业为了解决一些问题寄希望于建设一些厚重的工业软件去解决问题,但是工业软件厚重、运维难、难以精准解决问题,当前,企业生存困难,对于数字化的投资要求有效和精准,过高的IT成本并不符合当前的企业发展。

 

5、经验传承难

 

对企业来说,企业长期发展和运转的经验非常有价值,尤其是针对企业的生产和运营过程的经验,一般获取这些经验的都是一些关键岗位的工人,但是一旦关键岗位工人离开后,工业know-how就难以继承。

 

6、工艺改善难

 

在企业整个制造过程中,存在很多“黑盒子”问题,掌握和解决这些黑盒子问题,就能够很好地提升企业的生产工艺,达到改造升级的目的,如何用新技术解决工艺优化问题,对企业来说非常重要。

 

7、数字化需求多变

 

当前市场变化加剧,企业经营节奏快,需要快节奏的满足市场的需求,对企业数字化需求来说,大量的需求需要传统的服务商去支撑,但是传统服务商响应慢,无法及时的满足及时性,同时,企业自己的IT人员虽然较了解自己的企业诉求,但是苦于没有平台或工具,难以发挥自身的价值。

 

8、数字化能力复制难

 

随着企业业务的快速发展,很多企业有扩大产能的需求,需要建设新的厂房,如何把企业的管理和运营经验快速复制到一个新的工厂,也会是一个挑战。

 

基于以上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挑战的总结,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企业如果想很好的开展数字化转型,会遇到很多的挑战,我认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本身就是一个无序到有序的过程,这个过程企业需要持续加强力量和能力,不断的克服数字化的挑战,运用各种形式和手段实现无序到有序的“抗阻运动”,只有不断的优化和提升才能真正达到数字化转型的目的。

 

锚点:底座、集成与融合

以上,我们梳理和展示出了数字化转型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并分析了原因,但是,如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跨越挑战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我们需要首先找到“锚点”,也就是开展数字化转型的着力点。

 

这个着力点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

 

我们可以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助力企业实现全面的数据采集、数据清洗,支持企业开展业务建模和计算引擎的打造等。通过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集成已有的工业软件,对原有投资建设的工业软件系统进行“利旧”,把原有的工业软件再放大、再激活、再利用。同时可以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新型的工业APP,这些APP包括平台基础APP、行业共性APP、用户自研APP和生态共性APP等,基于这样的架构,打造新型的数字引擎。

 

基于这样的数字引擎,我们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构建一个新型的基础架构。我们可以首先在资源数字化的基础上,对整个工业企业的全要素、全业务链和产业链进行集成,再开展业务数字化,包括数字化生产、数字化设计和运营等,然后再进行业务融合创新,包括平台化设计、网络化协同、服务化延伸等,最后达到降本增效提质安全环保的目的。

 

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着力点,是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引擎,其价值可以简单说明如下:

 

1、从连接到智能的核心是工业互联网平台

 

基于以上的架构和方法体系,可以看出,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了连接到智能的问题,我们知道,随着物联网多年的发展,基础连接能力得到快速发展,大多数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涵盖300多种以上的协议,连接大部分的设备,同时工业互联网平台对于各类多源异构的工业数据也有很好的处理机制,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很好的解决连接的问题。

 

此外,工业互联网平台一方面可以很好地实现数据的获取、过滤、萃取存储等,另一方面,可以对数据进行极大的再利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包含的数据中台、业务中台、算法算力中台和AI中台等可以对连接的数据进行有效利用,包括构建知识图谱、工艺的优化改善、安全的预警、能耗的优化等等,这些都是智能的基础,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工业连接到工业智能的核心。

 

2、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转型能够有效治疗“鲍莫尔成本病”

 

当前,工业企业本身广泛存在“鲍莫尔成本病”的问题。

 

鲍莫尔成本病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威廉·鲍莫尔在1965年提出,在诸多经济体的增长阶段均得到实证数据的验证。

 

理论上讲,鲍莫尔将经济部门分为生产率快速发展的部门,如各类电子产品、现代农业等,一般因技术进步而劳动力需求减少;生产率相对滞后或保持稳定的部门,如艺术表演、教育和医疗等部门的劳动力刚性需求更大。后一类部门的需求始终保持旺盛,而服务供给效率难以通过技术替代提升,结果便是劳动工资显著上升。不仅如此,前一类部门生产率提升后淘汰的部分劳动力退出市场后,又会进一步被吸收进后一类服务类部门。

 

对工业企业来说,生产的效率提升是可以通过技术能力提升的,这也是企业数字化转型必然关注的领域,但是对于服务类部门来说,一方面是人力的主要成本部门,一方面又没有很好的手段达成效率提升,这样就造成了企业的“鲍莫尔成本病”,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数字化转型可以通过打造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服务等方面,极大提高企业的服务类部门的效率,让企业的服务类部门也能够享受到数字化的红利,从而有效的跨越或治愈“鲍莫尔成本病”。

 

3、大企业高质量发展和中小企业轻量化改造都离不开工业互联网平台

 

当前,国内工业互联网进入了规模发展的关键期,其数字化转型的主要方向是开展大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和中小企业的轻量化改造。

 

对大企业来说,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是对于企业内各个生产要素的合理管理和利用,从而使企业达到业务敏捷、生产高效、人员合理利用、能耗优化、工艺改善、质量提升等高质量目标,其业务涉及设计、生产、物流等各个方向,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数字化转型达到目标,其核心就是构建企业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去达到,这在以上有提及,不再赘述。

 

针对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考虑企业对于价格和收益敏感的特点,通过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云化业务,或者各种轻量化的应用,达到改造提升的目的。

 

基于以上认知,我们简单总结一下数字化转型的基本路线如下:

 

1、构建平台底座

 

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平台能力需要具备数据采集、数据处理、数据智能化应用、低代码/无代码开发、app集成与开发等功能。

 

2、全域系统集成

 

针对已有的各种应用和数据源进行集成,涉及企业的业务、平台、硬件、系统等,做到全域系统集成。

 

3、智能融合创新

 

有了底座和全域数据,我们可以打造各种新型的创新应用,同时针对企业的传统业务进行改造优化,针对企业未来发展进行探索,不断地助力企业快速发展。

 

基于这样的系统架构,在业务上我们需要首先以智能工厂为基础,以生产管理和工艺优化为小切口,不断开展其他业务的改造,然后通过全要素、全价值链的深度融合,实现供应与需求精准匹配、产业与产业跨界协同,从而达到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目的。

 

暂时的终点:智能化时代的来临

自工业革命以来,工业从1.0到4.0跨越了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信息化到智能化,其中我们目前致力于的数字化转型正是介于工业3.0到4.0的阶段,即从自动化走向智能化(当然,也有人提出工业5.0是工业元宇宙,本次不做探讨)。

 

对于工业企业来说,其当前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全面的智能化,但是,全面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会非常遥远,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我们看到目前国内外真正达到智能化的企业几乎没有,这其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有软件硬件的问题,有成本结构的问题,有技术能力的问题,也有体系架构的问题。

 

总之,从自动化走向全面的智能化时代的过程中数字化转型是必由之路,这条路注定是一条简单、长期和曲折的道路,但是,这同样是一条异常正确和有价值的道路,我们期望工业企业能够到达全面的智能化,走向更美好的工业未来!

 

来源:Willis的世界